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信仰朝拜
我家的关爷像关公坐像
2018/1/23 15:22:04   次浏览

李晓娟 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

运城市作家协会理事

 

像现在很多人家供奉关公一样,很多年前我家也供有一尊,是一个大约三十公分高的关公坐像。那是老奶(爷爷的妈妈)从娄寺山上请回来的(可以想像在当时,一个小脚老婆婆背着几十斤重的塑像,一步一步从三十里外挪回来)。从到我家那时起,他就一直被供奉在上房屋墙正中的佛龛里,每到初一、十五都会由家中的长辈给关公烧香磕头,祈求关公保佑一家大小平安。

但他在我家,不叫关公,而叫关爷(运城的土话念 ya)。他就好像是家中的一个长辈,每当家中遇到大事都要征求他的意见。在当时战乱年代,为了不被抓壮丁,爷爷出去躲,一连好多天没有音讯,奶奶在关爷面前烧上一柱香,然后开始问:“关爷,他出去这么多天了,如果过了黄河(在当时,过了黄河就安全了),您就给个上卦。”一连问了好几次,关爷都给了下卦。奶奶心里就特别害怕,因为在当时兵荒马乱的年月,经常有人出去了就再也没了消息。奶奶哭着问:“如果他出了事,你就给个下卦。也好让我们去找找他。”一连问了三遍,关爷给的都是上卦。奶奶心里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到天擦黑的时候,爷爷回家了。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有很多。

因为我家的关爷特别灵验,所以本村的很多人有什么难以决断的事,都会来我家问我家的关爷,我们巷的王大财主还专门到城里请名裁缝给关爷做了一身绿袍披上。慢慢地,就连邻村的村民家中有了大事,也要过来请我家的关爷给个明示。

但这是好事也是坏事,“破四旧”运动来了,各地红卫兵冲击寺院、古迹,捣毁神佛塑像、牌坊石碑,查抄、焚烧藏书、名家字画。我们小小的村庄也不能幸免,以前村口的十几座庙宇中神像被毁,庙宇被拆。有人提到我家的关公,奶奶听到消息,将关爷像藏到这儿不放心,藏到那儿也不放心,后将关爷像用泥封在墙里,但还是有人不断到家里搜寻,奶奶只能将关爷像从墙中取出,擦拭干净后,点香祷告:“关爷,您别怨我,我害怕我保护不了您,只能将您送到解州城的关帝庙中,等过一段时间就将您请回来。”就让七爷(爷爷的弟弟)用红包袱包着,趁着夜深人静,将我家的关爷背着送到解州关帝庙中。

虽然关爷已经被送走了,但家中发生什么大事,奶奶还是会在当初摆放关爷神像的那地方点上香,和关爷商量,让关爷帮她定夺,关爷也会一如既往地给她上卦或下卦。

我家的关爷到了关帝庙,被供奉在庙门右侧的厢房里,奶奶每到四月八、九月九的解州古会那两天,就会天不明就起来,叫起妈妈,洗漱完了,步行二十里去解州。到那儿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我们家的关爷(因我家的关公身披绿袍,特别明显)。隔着厢房的门嘴里就念着:“关爷,您别着急,我很快接您回家。”

再后来有了我们姊妹几个,到解州古会那两天,一大早被叫醒的就是我们几个,看着外面还有点黑的天,心里老大不情愿起来,但看到奶奶严肃的脸,就不敢吭声了。跟着奶奶一路小跑,到解州一个个都累得不行了。一看到满街的好吃的,忍不住口水直流,更迈不动步子了,就想吃一点再走。奶奶不同意,我就使出我的杀手锏,大哭起来。要在平日,奶奶肯定会让步的,可这两天,这一招根本不管用。奶奶只管自己往前走,我哭得实在没意思了,只好抹掉眼泪,继续跟着奶奶走。奶奶领着我们进了关帝庙,径直走到东厢房,从门缝中对着里面的关爷说:“关爷,看这是您XX孩子,一个个都长这么大了,谢谢您保佑,您别着急,我们很快接您回家。”然后就会让我们一个一个将脚尖踮起,从门缝中伸着脑袋给我家的关爷看。

从关帝庙出来后,平时宠我惯我的奶奶就又回来了,给我们买好吃的,给我们讲古经。我们就埋怨奶奶胆小怕事,要把关爷送走,害得我们要看自家的关爷还要跑这么远的路,奶奶说:“当时家里就我和你妈两个人,孤儿寡母。如果当时有你们几个,我肯定不会将关爷送走的。你们都慢慢长大了,一定要将关爷接回来。”但这只是奶奶的美好愿望,因为当时七爷送的时候,害怕被人看到,半夜动身,到关帝庙天才刚亮,他匆匆忙忙放下关爷的神像就走了,也没有要个收条之类的,空口无凭,没办法证明那是我家的关爷。

多年来,我们家的人去关帝庙,主要是为了看看我家的关爷,并隔着门缝跟我家的关爷说几句话。家中有了什么事,也会说:“没事的,咱们家的关爷会保佑我们的,一切都会好的。”

后来,再去关帝庙的时候,发现我们家的关爷不见了。向庙里的服务人员打听,原来关帝庙进行了一次扩修,东厢房经过修葺,里头也变了模样,我家的关公神像也不知道被供奉到什么地方去了。我们一家人都怅怅地离开,一步一回头地看那越来越远的大庙。这以后还去过,但再也没看到过我家的关爷了。

然而,我们一家人都相信,无论我家的关爷在什么地方供着,一定会一如既往地护佑着我们家的每一个人,保佑着我们永远都平安健康!


上一篇:文化漫谈—关公精神与关公文化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