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关公评略 > 封号
关公封号
2017/4/21 14:37:27   次浏览

封建帝王在关公生前与身后,特别是身后的封谥与倡导,是关公文化产生的第二条途径。它在关公文化的形成中起着主导作用。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任何社会占统治地位的思想,都是统治阶级的思想。由于封建统治阶级在政治上和思想上的统治地位,它对某种社会思想道德、文化是支持还是反对,对这种社会思想、道德、文化是存在还是灭亡,发展还是停滞,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一般来说,统治阶级提倡的社会意识,就易于得到发展壮大;统治阶级意欲摧毁的社会意识,就难以存在和发展。关公文化之所以形成并在封建社会里得到长足的发展,一个主要原因,就在于封建统治阶级的大力提倡。主要表现在封建帝王对关公的屡屡加封,使关公由侯而公,由公而王,由王而帝,由圣而神。  

对关公最早的封谥是在汉献帝建安五年(200年),曹操表封关羽为汉寿亭侯。

汉中王刘备于汉献帝建安二十四年(219年)拜关羽为前将军。

在其死后,封谥不断升温,地位越来越高。

蜀汉景耀三年(260年),后主刘禅追谥关羽为壮缪侯。

宋徽宗崇宁元年(1102年),这位笃信道教的皇帝追封关羽为忠惠公。

崇宁三年(1104年),宋徽宗又封关羽为崇宁真君。

大观二年(1108年),加封武安王。

宜和五年(1123年),再封义勇武安王.

偏安南方的南宋皇帝也不忘对关公的封谥。

寓宗建炎二年{1128年},加封壮缪义勇武安王。

孝宗淳熙十四年(1187年),加封壮缪义勇武安英济王。敕云:“生立大节,与天地以并传;殁为神明,亘古今而不朽。荆门军当阳县显烈神壮缪义勇武安王名著史册,功存生民。一方所依,千载如在。凡有祷于水旱雨赐之际,若或见于蒿凄怆之间,英烈言言可畏,而仰庙貌弈弈,虽远益新。爰启王封,仍加美号,岂特显尔神威德之盛,亦以慰此邦父老之情。尚祈灵聪,服我休显。可特封壮缪义勇武安英济王。奉敕如右。”

不仅汉族帝王们封谥关公,入主中原的少数民族也同样加封关公。

元文宗天历元年(1328年),加晋封号:显灵义勇武安英济王。

明太祖洪武元年(1368年),恢复原封“寿亭侯”(由于无知,错将“汉寿亭侯”当做“寿亭侯”)。

宪宗成化十七年(1481年),颁祭敕云:“惟神天挺英豪而号万人之敌,理涵麟史,以兴一国之图,酬德报功,烈侯嘉谥。逮于大宋,敕令灵魂,复统阴符之兵,剿灭蚩尤之怪,妖气既绝,旱虐随消,天降甘霖,池盈盐水,生民获利,国课充输。公快私忻,惟神是赖。尤冀佑皇图之永固,更希眷灵祚之悠长。遣使达诚,持香致敬,灵威显赫,昭格是析。”

武宗正德四年(1509年),赐庙曰忠武庙。

世宗嘉靖十年(1531年),仍称汉将军寿亭侯。

神宗万历十年(1582年),封协天大帝。

万历十八年(1590年),封协天护国忠义帝。

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应道士张通元的请求,进爵位为帝,赐庙曰:英烈。

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加封“三界伏魔大帝神威远震天尊关圣帝君。遣官奉九旒珍珠冠一、玉带一、四蟠龙袍一,黄牌一面,上书封号一十六字。至京都正阳门庙供讫”。同时,第一次加封关公夫人为九灵懿德武肃英皇后,长子关平为竭忠王,次子关兴为显忠王,部将周仓为威灵惠勇公,并赐左丞相一员,为陆秀夫;右丞相一员,为张世杰。

清世祖顺治九年(1652年),礼部奏准,关帝封号宜有加崇,诸如明万历旧典普称帝,奉敕:封忠义神武关圣大帝。

世宗雍正三年(1725年),第一次封关公祖辈三代,曾祖为光昭公,祖为裕昌公,父为成忠公。授关公在河南洛阳的后裔为世袭五经博士。又加封关公为山西关夫子。雍正四年(1726年),授关公在山西解州后裔世袭五经博士。雍正十年(1732年),授湖北当阳关公后裔世袭五经博士。

高宗乾隆十年(1745年),礼部钦奉圣旨避关羽讳;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礼部钦奉旨易谥壮缪为神勇;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加封忠义神武灵佑关圣大帝。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又易谥神勇侯为忠义侯。

仁宗嘉庆十九年(1814年),加封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关圣大帝。

宣宗道光八年(1828年),加封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关圣大帝。

文宗咸丰四年(1854年),加封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护国保民关圣大帝。咸丰五年(1855年),加封关公三代祖辈为王,曾祖光昭王,祖裕昌王,父成忠王。又加封关公为忠义神武灵佑仁勇显威护国保民精诚绥靖关圣大帝。

穆宗同治九年(1870年),加封忠义神武灵佑仁勇显威护国保民精诚绥靖翊赞关圣大帝。

德宗光绪五年(1879年),加封忠义神武灵佑仁勇显威护国保民精诚绥靖翊赞宣德关圣大帝。这一封号长达26字,尽用赞美文词,可谓登峰造极。

就封谥而论,孔子殁后,至唐朝时才被封为文宣王。关羽可以说是创身后荣封之最,最高封号是“三界伏魔大帝”。

封建社会的皇帝,享有九五至尊,无上权威。在一千多年的漫长时期内,由他们屡屡加封关公,而且愈演愈烈,这在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现象,对整个封建社会的影响,是非常巨大而持久的。但历朝历代对关公的推崇还不限于此。帝王们在慷慨封谥的同时,还采取别的措施来强化关公的影响。措施之一:将关公与宗教相结合,借宗教力量宣传关公。如宋徽宗佶笃信道教,自称是上帝元子太霄帝君下凡,并自封为教主道君皇帝,广建道观,设道官。他把关公拉入道教,封为“真君”。一方面借关公以壮道教之声威。另一方面借宗教抬高关公的地位。措施之二:广建关公庙宇,推动祭祀活动,促进和强化全社会的关公崇拜现象。明太祖朱元璋曾下令在京城为关公建庙,成为京师十四庙之一,官府年年祭祀。在统治者的提倡下,全国各地关庙越建越多。当时福州人谢肇制曾说:“今天下神祠香火之盛,莫过于关壮缪。”清朝雍正皇帝敕命天下直、省、郡、邑皆得设立武庙,雕像崇祀,春秋二祭之外,逢关公圣诞,再行特祭。祭品要用太牢。为按规定举行祭祀,各府州县都大建关庙。如福建海澄县的石码镇,就建有8座关帝庙,常年香火不绝。


封建王朝对关公的封谥,对关公崇拜的支持与倡导,极大地强化了全社会的关公崇拜现象,有力地促进了关公文化的形成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