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关公文化 > 文化漫谈
罗振玉与甲骨文研究
2021/8/28 17:26:08   次浏览

▲《殷墟书契菁华》中的甲骨影照

王红朝

罗振玉,初名振钰,字叔宝、式如,后改名振玉,字叔蕴、叔言,号雪堂、贞松,又号贞松堂,自署贞松老人、永丰乡人、仇亭老民等,江苏淮安人。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罗振玉与王国维举家东渡日本。在日本期间,罗振玉专攻经史及金石学,出版了《殷虚书契》《殷虚书契菁华》《殷虚书契前后编》《殷虚书契考释》等重要甲骨学著作。

罗振玉在金石学、考古学、校勘学、敦煌学、语言文字学、甲骨学、文物收藏等方面是近代学术史上绕不开的一座高峰,尤其是对中国文物的抢救保护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四大贡献:保护清朝内阁大库档案、敦煌藏经、新疆魏晋木简和甲骨。在甲骨学上,他拥有甲骨四堂之首的称谓。

清代晚期,河南安阳小屯村的农民常在地里拾到一种奇形怪状的东西,它外表像龟甲兽骨,有些上面刻着无人能识的类似文字般的印迹,当时人就称这种东西为龙骨。农民们拾到龙骨,就托收购药材的人带到北京或安国等地卖出,换些银钱维持生计。

1899年,任国子监祭酒的山东福山人王懿荣,偶然一个机会看到了这种所谓的龙骨后,确认其为可称无价之宝的殷代甲骨。在他的宣传下,殷代甲骨从此名扬天下。王懿荣生前收购了约1500片。1900年,王氏去世后,江苏丹徒人刘鹗便开始收藏甲骨,他派人前往河南求购甲骨。不久,刘鹗收藏的甲骨达到了3000余片。王懿荣生前所藏大部分甲骨都变成了刘鹗的藏品。

1906年,罗振玉闻讯后才开始收集甲骨。1908年罗振玉访知甲骨文真正出土地为洹滨之小屯。此后,罗振玉不仅派古董商到小屯村收购甲骨,而且还命家弟子敬振常、妇弟范恒斋兆昌,至洹阳采掘之1915年,他亲赴安阳小屯村实地考察,对甲骨文真正出土地点进行了考定。

罗振玉考订出甲骨出土地即为殷代晚期之故都,即古籍中的殷墟。这一发现纠正了唐代杜佑著《通典》以来将洹水之滨指为河亶甲城的谬误。他还通过对甲骨文字的辨析,将研究的视角扩展到商代的文字、卜法、文化、礼制等问题上,并直接促成了后来对安阳殷墟的大规模发掘,为商代历史学、考古学的发展开辟了新天地。

1907年到1940年的33年时间里,罗振玉倾其所有,共收得甲骨三万多片。1928年,他离开天津迁居辽宁旅顺潜心研究学问。1931年,其在寓所后建起一座三层藏书楼,取名大云书库。他在旅顺生活了12年,许多重要著作便产生于此。

19406月,罗振玉病逝于旅顺。罗振玉的私人住宅和大云书库藏书楼被征用。罗振玉所藏甲骨和藏品,从此遗失殆尽。

后来,山东省胶东行政公署奉命派干部去东北地区巩固地方政权,接受敌产。当时的胶东行署干部高兢生奉命带领十几名同志到大连远东炼油厂执行任务,到了厂子后,高兢生发现竟然还有一个日本人没走。经询问,日本人一会儿说还有些私人东西没整理好,一会儿又说自己是工程师,在德国留过学。当时日本投降后,在东北的日本人如惊弓之鸟,都抢着跑回日本,这个日本人迟迟不走,到底是为了什么?高兢生发现,这个日本人不经意间总慌张地瞅着不远处的一座院子。机敏的高兢生立即跑进院子,看看有什么情况。转了会,发现除了在院子的一角空场地有一个破旧的大铁箱子,再无特别的地方。这个铁箱子很奇怪,四面都用电焊焊死了,难道日本人在意的是这个箱子?高兢生赶紧喊几个同志过来。这时原本直勾勾瞅着这的那个日本人,满脸着急,向跑了过来。突然,又停了下来,转身快速跑出了院子。高兢生见状,明白这个日本人之所以不走,就是为了这个大铁箱子。

高兢生他们鼓捣了半天,实在弄不开箱子。没办法,只好找来一柄大铁锤,几锤子下去,大铁箱砸开了。打开一看,见箱内装有木制小抽屉73个,每个抽屉里都装满了甲骨。再仔细看,甲骨上有密密麻麻的刻划文字,莫非是传说中的甲骨文。高兢生知道这个事情的重要性,立即写信汇报了上级领导。当时的胶东行署各界抗日救国会会长张修己迅速回信并批示:务必妥善保管,待机秘密运往胶东。当时的大连属于苏联占领区,如果用船从大连立即运回的话,一旦暴露就会惹来麻烦。高兢生等同志瞅准机会,最后成功把这批甲骨安全运回了胶东解放区。后来藏于旅顺博物馆。

近年来,各级博物馆、图书馆以及高校等都立足回收罗振玉旧藏,致力于征集、保护其散佚文物。旅顺博物馆存量较多,大约有6000多件,主要来源就包括高兢生抢救的2200多片和日本汉学家岩间德卖给博物馆的。辽宁省图书馆、大连图书馆也存有相当数量的罗振玉旧藏。

1912,旅居日本的罗振玉从其收藏的甲骨中遴选出2229片拓墨类次,1913年编成《殷墟书契》8卷,以珂罗版影印,亦称为《殷墟书契前编》。先后又以珂罗版影印于1914年出版《殷墟书契菁华》不分卷,1916年出版《殷墟书契后编》上下两卷,1933年出版《殷墟书契续编》六卷和一直存在争议的《殷墟书契考释》3种共计6部甲骨文集。

在罗振玉的6部巨著中除了《殷墟书契菁华》是用甲骨原物影照后珂罗版影印外,其余都是拓墨后珂罗版影印。正如罗振玉在自序中写的:箧中所存最大之甲骨为未拓墨,盖骨质至脆,愳或损文字也,然又不忍使淹没不传,爰影照精印,并取往者拓墨所遗脆弱易损者数十枚益之,颜之曰《殷墟书契菁华》。也就是说,罗振玉在此书中所遴选的都是脆弱易损的甲骨,而且是其所藏最大之甲骨。其中所录4片武丁甲骨至今还是目前所存甲骨中最大的,故《殷墟书契菁华》不仅仅是甲骨学研究的重要史料,更是罕见的艺术珍品。

 

上一篇:叔虞的任务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