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关公文化 > 学术论坛
关公文化使者:“天职保卫关公的人”卫龙
2015/10/10 10:05:10   次浏览

时间:2014年9月9日;地点:山西运城空港度假村;访谈员:关公网站长关志杰;被访者:运城市文化局党组成员、市申遗办主任、解州关帝庙文管所所长卫龙。

2014年9月9日“关公文化使者”卫龙在运城举办世界关氏宗亲总会第11届恳亲代表大会期间接受关公网GuanGonG.net自由访谈


    [关志杰]:卫所长,您好!关公网GuanGonG.net已经创办10年了,在支持单位里面,解州关帝庙的支持力度非常大的,我代表关公网站向您表示感谢!关公网站有一个栏目叫“关公文化使者”。“关公文化使者”是指关公网发布的,长期致力于弘扬关公文化、保护关公遗产、并且做出突出贡献的个人。关公文化使者的现代部分收录了屈指可数的几个人,其中有您比较熟悉的孟海生先生、南曲先生、胡小伟先生,另外还有北京的陆树铭先生、辽宁的崔玉晶女士、美国的雷震寰先生、湖北的朱正明先生和福建的刘小龙先生,总共也就是8个人。现在呢,孟海生先生、南曲先生和胡小伟先生,他们都已经过世了,但他们对关公文化的贡献是非常大的。关公网的宗旨就是“弘扬关公文化、保护关公遗产、联谊关氏宗亲”。这些对关公文化做出突出贡献的人,关公网对他们事迹的宣传也是不遗余力的。现在“关公文化使者”在世的只有5位了,所以我想再收录一批,其中我就想到了您,因为您从事关公文化事业不仅有很长时间,而且在拓展关帝庙庙务,修缮运城和周边关帝庙,在关公戏曲研究、关公音乐歌曲的创作方面的贡献是非常大的。您能不能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

  [卫龙]:我是1993年开始从事文化工作的,也就是进入了文化部门。工作5年之后根据组织上的安排下乡锻炼,到乡镇这一级搞行政。锻炼了3年之后,又回到了文化系统。到了2001年,我担任了文化体育局局长兼文物局局长。到2004年正式调入了解州关帝庙,可以说由过去的大文化概念,宏观方面进入了具体的方面,也就是说关帝庙的文化遗产保护和关公文化的普及推广,到现在专门从事这个工作已经10年了,以前间间断断的搞过8年。

  [关志杰]:在关帝庙庙务方面,这10年都有什么大的进展?

  [卫龙]:这10年对我来说,是非常坎坷的十年,也是非常努力的十年。我刚来解州关帝庙的时候,账面上外欠2352万元,每年的业务收入仅仅只有600万元,而当时的占地面积和开放面积就是一个中轴线的庙区,也就是60亩不到。我来到之后呢,首先确定了几个原则:第一,不管外欠再大,不管有钱没钱,必须要保证庙里的正常发展。第二,向上争取项目资金,对内开源节流,想尽一切办法争取社会上的支持,这样尽快还清欠款。第三,对关公文化的普及和推广,每一年都要有新作品、新成绩。本着这三个原则,到目前为止,我们的业务收入每年是3000多万,我们的开放面积已经达到了330亩。工作人员的数量,从我来时的186人,到了现在的216名,增加了30名工作人员。我刚到解州关帝庙的时候,每个月的工资总额才18万5千元,现在是每个月将近80万。所里的工作人员增加了,国家的政策对工资和福利方面也相应提高的很快。截止2011年的时候,我们就还清了所有的外欠。2009年的时候,我们后面的御花园正式对外开放,我用了两年的时间,从2007年开始改造,到2009年对外开放。这个中间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当时搞御花园的时候由于没有钱,当然我的班子成员和员工们都非常担心,建130亩大的御花园这得花多少钱啊!我为了给大家减轻压力,就给大家说的很轻松,说300万就建出来了。所以他们觉得很高兴,说300万我们还能够承担的起。然后一开始干起来,我们的分管所长就说:“所长,这不对呀,这300万根本不可能啊!”我就说:“大不了500万。”再后来就跟他们说大不了800万,后来他们又说不对啊,我就又说顶多1000万什么都有了。其实呢,我当时找的是省里的文物技术中心给我们搞了一个规划,人家的规划是4450万,但这个规划我不可能公布,一公布大家工作起来就会感到有压力,其实我最后我花了2260万,几乎是整整节省了一半。包括规划设计费人家要收60至70万,由于当时没钱,都是我朋友,因为我在这个系统呆的时间比较长,所以最后只给了他5万元的设计费。借用一下他们的理念,剩下的我们边施工边设计边规划。当然前提是有一个整体的规划,是在这个大规划的框架下,我们具体的出设计方案和规划。利用了两年的时间,这里面呢,我们下乡到各村去,收旧椽子、旧檩条、旧柱子,还包括石条,包括影壁,我收了相当多的一部分。收旧的东西有什么好处呢?第一个,他从价格上说呢,差了很多,当时8公分粗4米长的松木椽子在市场上就是30多块钱,我们到村里去收8到10块钱就收回来了。22公分长的檩条,到市场上去买,当时就得120到150之间,我们到村里去收40到50块钱就收回来了,所以就省的比较多。第二个,他的好处就是在做旧的方面,就省了好多事,因为新的你不仅仅是一个油饰,断白,因为做旧也是一个程序,这样我们本身收的就是旧料,做旧起来非常方便。第三个,如果你全部买的是新料,我们建御花园大料小料都可以用上。比如说椽子,是4米的椽子,那你就盖上房子,要是2到3米的椽子呢,那我们就盖成廊房,就是说大料小料全部可以用。你如果是买新料的话,你裁起来还是比较心疼的,因为花那么多钱,如果这只能用一个3米的椽子,那个4米的椽子再裁掉1米,怪心疼的。刚好我们从村里收回来的他两头有一点朽,两头打掉0.5米,我们刚好用3米,非常实用。可以说是利用了两年的时间,把御花园彻底的打造出来,这样就解决了一个问题。庙区是庄严肃穆的地方,是供大家祭拜关老爷的地方,那么后面的御花园呢,名义上是给关老爷修的御花园,实际上是让我们信众和游客,在后面有一个休息的地方。这样从某种程度上讲,也把信众和游客的参与性、娱乐性这方面得到了一个相应的满足。这可以说是我在10年里面,干这个事是费了很大的劲儿。

  第二件事,是把前面和结义园和庙区连到了一起。结义园和庙区中间有一条大路,被隔离成了两个景点,然后在我手里面,我又把它连成了一个景区。那么这样就带来了一个问题,前院的门是朝东的,好像对关帝庙来说成了偏门了,既然连成一体了,端门虽然是朝南的,但是整个景区的门是朝东的,所以又到发改委去立项,去批复,搞科研,找文物局搞设计搞批复,进行入口的工程改造。这个呢,也得到了文物局和发改委的大力支持,所以现在我们才把入口改到南边去了,也建立起了标准化的游客服务中心。以前的售票处,游客来的时候都在外面售票,现在我们都改到室内了,游客服务中心也提高了档次,包括卫生间等全方位的做了改造。像原来停车场的车位不到100个,现在改造后有600个车位。而且全部是要求按照生态式的,符合发改委的要求,也得到了省发改委和和国家的大力支持,每年都要支持我们不少的资金。少的时候有几百万,多的时候有两千万,所以这方面,也是得到了我们政府各个部门的支持。

  第三个事情,主要是从体制方面解决了一些问题。因为我们单位是事业单位,而且是市直属的事业单位,我们想要的人不好进,我们不想要的人,到时候分过来了你怎么办?所以关帝庙有一个自己的发展过程,也就是说关帝庙过去是全员的事业单位,后来变成差额供给的事业单位,现在我又把它变成了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这样我们的体制相对来说就灵活了一点。但它毕竟是事业单位,还是有些不方便,所以我们又成立了一个下属企业,这样我们的人进出就方便一点。包括我在职工宿舍专门盖了两层两室一厅的房子,就是为这些愿意到关帝庙来工作的大学本科生、研究生准备的,因为这些小青年都是刚参加工作的,哪有钱买房子呢?所以我们给他提供一些基础设施的方便,他们也会感到关帝庙的待遇不错,然后再用关公文化去吸引更多的顾客。说到人才,不管任何一个单位,发展都离不开人才。你说的再好,钱再多,没有人才,你就不可能正确的发展、科学的发展、长久的发展。所以对关帝庙来讲,我在培养人才、吸引人才方面也是下了很大的功夫,每一年都要到人才招聘市场,去看有没有我们需要的人才。由于历史的原因,过去关帝庙在解州镇,进来的一些人大部分都是低学历的,而且工人占了相当大的一部分。你要按现行的体制给他一些职位,按照现行的体制是没有办法任命的,所以我们必须把人才放到议事日程里面,重点的考虑,不仅仅是为了现在,更重要的是为了我们的将来。

  在文化普及和推广方面,我们约请了山西省文联的副主席,也是我们市里面的文联主席王西兰先生。他是国家一级作家,专门写了一本书《不朽关公》。我们把《不朽关公》做为一个大众性的普及读本,让社会的各个阶层、各个方面的人士,对关公文化有一个新颍的了解和认知。不管是哪一方面的人,他如果对关公文化不认识、不了解,他就不会去重视你,不会支持你。所以我想在推广和普及关公文化的同时,也是为我们自己在做工作,要取得社会上各个方面的认可和肯定,这样才能获得他们对我们的重视和支持。这是我们在文化普及方面做的第一个事情。那么第二个事情。就是我请宣传科牵头,抽调了社会上的一些专业人士,编辑出版《关帝庙》杂志。用《关帝庙》杂志联谊天下关庙,提供交流平台,推广关公文化,弘扬民族精神。所以我们办《关帝庙》这个杂志,目前来讲效果还非常好。从现在关帝庙的情况来看,我们不需要去拉赞助,我们完全可以承担起这些费用,这里面就剔除了别的报刊必须要进行的一些工作,所以我们这个《关庙帝》杂志上第一不允许登广告,第二不允许拉赞助,我们不能端着关公文化的金饭碗去讨饭。我就是这么来定位的。包括我们宣传每个企业,我们是慎之又慎,我们首先要考虑你讲不讲诚信?你对社会的贡献有多大?对于搞坑蒙拐骗的,你不能在我《关帝庙》杂志上去误导社会,这是我办的第二件事情。

  [关志杰]:您这点和关公网GuanGonG.net有些类似,关公网什么广告都不做,什么赞助也不拉,只说关公文化。关于赞助,我的关公网也是从来不主动开口,但是当人们看到关公网所做的工作,要给赞助,我也不拒绝,也全都接受。

  [卫龙]:说到你的关公网,我谈谈我自己的看法。我为什么前几年没有给你们关公网赞助。因为我发现,在这个互联网上,各种各样的协会、促进会、基金会,包括网站,数量太多,我不敢说这些人动机不纯就是为了捞钱,起码我要观察一下,谁是真正在为关老爷做事的?谁是真正的传承和弘扬关公文化的?最后在我观察了几年之后,我发现你关公网是真正的一个传承和弘扬关公文化的。跟其它的所有机构、网站都有区别,而且你从来没有跟我们开过口,说我需要你关帝庙赞助。而是我们主动给你提出来,我们要给你赞助,支持你这个网站正常的办下去,而且越办越好。所以我们这几年才有了想法:网站,我们就支持关志杰领办的这个网站。

  [关志杰]:谢谢您!我还发现,解州关帝庙除了办好自身庙务之外,还经常支援运城周边的关帝庙。另外,像辽宁、广东一些关帝庙,他们在修缮过程中,你们也做了许多支持,这方面的情况能否介绍一下?

  [卫龙]:这几年,由于解州关帝庙在整个社会上关帝庙中的地位比较特殊,因为它是关公的故里,所以大家把解州关帝庙和常平家庙都尊称为祖庙。由于这个原因,社会上各个关帝庙在修缮时遇到难题的时候都会来找我们,拿不准的时候、缺了资金的时候也找我们商量。所以这几年,我们在这一方面做了不少工作。比如说辽宁的石俊庆老总,重修铁岭蒲源关帝庙,从规划设计到开工建设,再到最后的剪彩,我们全程参与。像上海浦东的关帝庙修缮,广西的,西藏拉萨布达拉宫上面的关帝庙,我们都派人去了多次了。还有山西太原杨家将有两个村子,一个叫呼延村,一个叫杨家村,杨家将镇守边关的时候在那儿,所以那儿就有这么两个村子。杨家将也是非常崇拜关公,呼延村和杨家村过去都有关帝庙,但是由于种种原因,现在都破败不堪。呼延村先修,当时我们就全程参与。当时他们由于领导层的认识问题,不敢大张旗鼓的修,不敢光明正大的修,好像这是搞封建迷信的,就冲这一点我是亲自去的,我到那里给他们开会给他们讲,关公文化是怎么一回事,你坚决不能把它和封建迷信弄到一块儿。

  [关志杰]:我想起来一件事,就是在山西北部的忻州,有一个九仁村,里面有一个关帝庙,非常破败。然后天津大学的博士生导师白玉川先生,他自己出资把这个庙修复起来了,现在这个庙的建筑,还有香炉基本都差不多了,造像也快做好了,下面又开始做壁画。

   [卫龙]:这个事我也只是听说了,他们没有和我们联系,要是提前知道的话,我肯定会给他提供相应的帮助。比如说台湾那边出了问题,我们这边都捐款过去了。运城市下辖的县里面,我们自己的规划,也就是每一年都要帮助县上修复一座关帝庙。因为关帝庙不仅仅是一个烧香、磕头、祭拜的场所,它也是关公文化的物质载体,同时也是关公信众心灵寄托的场所。如果说,把关帝庙我们都给恢复起来,应该说,在关公文化领域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所以,近几年,我们给运城各县市提供了相当多的帮助。有些是庙修复好了,其他配套设施上不去,我们提供帮助。有些是连修复的钱都不够,我们直接从修复工作开始参与。这样的事,我们解州关帝庙参与多了。比如海南的关帝庙,在祖国的最南边,他们专程跑过来跟我们商量,我们又派人去,从搞规划、搞设计开始,最终帮助他们把关帝庙恢复了起来。

  [关志杰]:千百年以来,关公文化、关公信仰都是通过戏曲的形式传播的,而收录关公戏本的正式出版物,迄今只有一本。我听说您准备新出版一本关公戏剧的书,是这样吗?

  [卫龙]:对。我到了关帝庙以后,回头审视整个关公文化的时候发现,有一个大的缺憾,就是没有关公戏曲方面的专著。所以,我就找了我的一个老领导,也是运城市戏剧研究所的所长,也是运城剧协主席,他在戏剧方面是专家,是运城的权威。我找他商量这个事,他非常认可这么一件事,他不仅是出于对戏剧的热爱,更是出于对关老爷的敬重,和对关公文化的热爱,他就乐意从事这么一件事情。我们就达成了一个协议,由他挑头,把关公戏剧搞一个汇编,由我出费用。他通过三年的努力,从宋代、元代、明代、清代、近代,一直到现代的关公戏剧收录和整理了起来,一稿我已经审核了。原来准备出上中下三本,现在我把它合订成两本,就是宋元明清算一本,近代和现代算一本。应该说《关公戏剧汇编》一书的出版,为众多关公信徒提供了关公文化另一个领域的认知,同时也给戏剧工作者提供了一个参考的剧本。他们有了可参考的剧本才可以拍戏。戏剧也是关公文化传播的非常重要的途径。以前我们对于关公文化,《三国志》有多少人能看到?《关羽传》又有多少人能看懂?但是真正的关公文化的传播,是通过《三国演义》小说,是通过文学的形式。那么戏剧形式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途径和办法,所以我组织编辑出版《关公戏剧汇编》。

  同时,今年第25届关公文化节,我又搞了一个“关圣杯”折子戏大赛。我要在文化节开幕式上搞颁奖。我提前一个月操作这个事情,今年我感觉时间上还是比较仓促。明年我准备还是搞“关圣杯”,不搞折子戏大赛了,而是“关公杯”戏剧大赛,这样的话,本子戏、折子戏都可以参加。从今年参与的情况来看,大家的积极性很强。但是苦于没有本子,有了本子又苦于没有演员,因为演关老爷的演员,要求是非常高的。他的身高、相貌都是有一定要求的。如果说找一位个子小的演员去演关老爷,那是不合适的。第一步是形似,第二步是神似,如果搞的不是那么一回事,大家是不会认可的。所以,我觉得今年就有点仓促了,因为各个团的演员都没有遴选好,今年搞“关圣杯”折子戏大赛,我一共征集回来三十几个折子戏。但是成功的,就是非常满意的没有几个。说明这项工作,我们前面拉下的工作,拉下的步子有一点儿大,现在需要赶快把它弥补起来。我们今后就要做到,不管你哪一个剧团,在哪里演出,一台戏里面,至少要有一个关公戏。关公文化对于整个社会,对于广大民众,是有非常好的教化作用。大家如果都认可了忠义仁勇礼智信,我们这个社会早就不是这样了。

  [关志杰]:我前一段时间到山东参加一活动,认识了一位演关公的秦腔演员,他也是苦于没有合适的戏本,没有演出的机会。这本《关公戏剧汇编》有没有包括云南的傩戏、陕西的秦腔、皮影戏呢?

  [卫龙]:这一次,《关公戏剧汇编》包括了全国各大剧种。因为各大剧种,它的本子基本都是一样的,只不过表现的形式不一样。戏本雷同的,我就给注明了,比如这一本戏,京剧有、蒲剧有、汉剧有。只有一个剧种演的,我也收录进来,以填补空缺。同时关老爷各个阶段的,从出生到青年,再到成年,到成佛成帝,都收录的有。我感觉《关公戏剧汇编》的成书,不仅仅填补了在研究关公文化方面的一个空白,同时也是给我们社会,给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关志杰]:这本书出来以后,关公的情景剧、关公的动漫,是不是也可以用来参考?

  [卫龙]:当然可以参考。你说的动漫,我们接触了台湾的著名动漫艺术家蔡志忠先生,他的作品在全世界几十个国家都有影响。但他真正的强项不是动漫,他是物理学家,动漫只是他非常热爱的工作。我和他达成了一项协议,我接待他的时候先给他说:“志忠,我在运城给你搞一个动漫基地,你过来就在这创作。”他说:“你放心,我过去。我现在答应你一件事情,我给关老爷做一套作品”。所以,今年接待蔡志忠的时候,我把这个动漫也已经考虑进去。因为在现代社会,动漫也是一个途径,一条弘扬关公文化比较好的办法。

  [关志杰]:关公文化在历史上都是通过戏曲来表现的。但是在今后,能更多地被年轻人所接受的,动漫是一个形式。像戏曲,我以前是从来不感兴趣的,有一次和美国的关主席一起看京剧,看着看着我发现他们都睡着了,也就是说他们对这种艺术形式不是太了解。我对关公戏曲真正感兴趣,是我看到台湾辜振甫京剧基金会在北京演出《灞桥挑袍》之后,我在网上看到了,我一遍一遍地看,我觉得非常有味儿,非常有意思。从这以后,我对关公戏特别感兴趣。

  [卫龙]:真正的现在的关公戏剧,在京剧里有一个比较突出的作品,是京剧电视连续剧《忠义千秋关云长》,他们也是费了劲了。他是连11本的戏,而且中间用了4个关公的演员,2个文关公,2个武关公,非常厉害。那个《忠义千秋关云长》拍出来以后,我们买了不少光盘,不仅是做为我们自己参考,也赠送了好多人。

  [关志杰]:除了关公的戏剧,还有关公的曲艺,也有许多。比如说评书、快板、相声、河南坠子,每年我们国家在河南省宝丰县搞一个马街书会,然后在我们许昌县也搞过一个苏桥书会。这里面说关公的非常多,我那时候就有一个想法,咱们能不能搞一个专项奖,让全中国的曲艺艺人都来说关公,说的比较好的,可以搞一个作品集或者光盘把他收录起来。

  [卫龙]:可以,你这个想法非常好。我觉得,如果说能够把曲艺这一块的人才,也参与到传承和弘扬关公文化的队伍里,也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像你介绍的河南宝丰书会、苏桥书会,这样一种曲艺形式,我们也非常乐意参加,因为那才是大众喜闻乐见的一种形式。比如说:在中央电台春节晚会上,有两年都是专门说关公的。一个是做的谜语说的关公,一个是演节目说的关公。特别是陈佩斯和朱时茂,他们两个演的小品《王爷与邮差》,朱时茂演的王爷,陈佩斯演的是邮差。王爷说让邮差去参加万国运动会,追赶洋人的时候,陈佩斯说了几句话,是非常振奋人心的:“王爷,今天我就把中国人丢的面子给追回来。明个儿,再把丢出去的土地,割除去的土地给追回来,我就不信没有英雄在世,早晚有一天,关公关云长挥起青龙偃月刀,到那时候我看他们谁还敢,随便欺负咱们中国人。”那个作品就把关老爷体现的非常好,所以从我们这个角度来讲,把《王爷与邮差》这个小品我们专门把他收录过来,经常给客人介绍这个段子。

  [关志杰]:在曲艺节目里面还有一个相声,叫《关公战秦琼》,那个也非常有名。

  [卫龙]:嗯,这个名气更大一点,当年是因为侯宝林大师的演绎,让《关公战秦琼》走过了大江南北,可以说都知道。

  [关志杰]:他这个相声在很多年前,是录音形式的作品,但是后来在网上看到在录音上加FLASH和PPT的版本,类似的作品不下十个版本。另外,在关公的音乐和歌曲方面,我发现解州关帝庙创作了很多,这是其它地方没有的。比如说《福满人间》、《河东人走四方》,这方面的情况您能介绍一下吗?

  [卫龙]:因为我们解州关帝庙和运城市文工团搞了一个合作,运城市文工团同时挂了一块“关帝祖庙艺术团”这个牌子,这样我们就有了这方面的人才和阵地,结合关公文化,我们为关老爷专门创作了一些作品。比如说《河东汉走四方》这里面把关老爷的精神给体现出来了,“关帝爷忠义行天下,关帝爷神勇壮肝胆,站起来轰轰烈烈,躺下去千古绝唱”。还有我们创作的《关公颂》、《颂关公》、《不朽关公》等等,给关老爷创作了好多曲子。以前都是影视剧的作品,比如说阎维文专门唱关老爷的《解县从此竞风流》,彭丽媛为《少年关公出解梁》唱了主题曲。这些大腕儿唱的不少,都是专家级的。但是现在我们自己创作,自己做为关帝祖庙艺术团的作品,达到一个经常性的演出。比如说阎维文唱的也好,彭丽媛唱的也好,我不可能每一场演出都把人家叫过来,真正的唱还得靠我们来唱。像《关夫人》的作品,当时我就考虑,历史上没有一首作品,是讴歌、歌颂关夫人的,当时我们就萌发了一个念头,专门为关夫人创作一首作品。关夫人也是相当厉害的,比如说相夫教子,这样才能让关老爷和关平他们一心一意地在扶汉事业上作出贡献。而民间传说关老爷夫人又很贤惠,为群众免费治病、施药。包括叫到雍正的时候,也专门为关老爷夫人封了称号的。但是从史志上来讲,关老爷夫人生何年?殁何日?我们还真不知道。那么有这么重大贡献的人物,尤其是在关公文化里面不可缺少的人物,所以我们也应该为她去创作一首作品。所以《五富花开》现在无论是台湾也好,福建也好,传唱的还可以。

  [关志杰]:你们出去搞活动,就把歌曲传到了台湾,台湾也有歌手创作关公的歌。像黑龙江曾经艺也《关云长》,河南杜龙《关云长》,广西《桂林一个叫恭城的地方》,里面唱到既拜关公又拜孔子......

  [卫龙]:我也看了,有些吧,虽然他们都是专业人士做的,但不一定利于大众的传唱,就是普及的方面达不到。我们创作的好处,就是我们有自己的艺术团,我不管别人唱不唱,我们在搞演出的时候就唱了。最近搞了几场惠民演出、下乡演出,我们演出的时候就把关公文化的节目都带下去了。老百姓听了也是非常高兴,尤其是我们后面有个大电子屏,唱《五福花开》的时候出来的全是关夫人的画面,唱《关公》的时候出来的全是关公的画面,所以老百姓一下子就能理解了。

  [关志杰]:据我统计,关公文化领域比较大型的群众活动、关公节庆活动,平均一年有七、八个。比如像今年秋天的三大关庙都要搞节庆,而在农历5月13的时候,桂林恭城、福建东山、河南社旗、河北保定,都举办了关公文化节或关帝旅游节,但是他们都比较欠缺关公歌曲和关公音乐。我想有没有可能,咱们国家做一个关公文化剧团,把你们的歌曲和其它人创作的歌曲连起来,开展巡回演出。这个有可能吗?

  [卫龙]:这个事情,关公研究会有一个考虑,想做一个“关公文化全国行”,进一步做成“关公文化全球行”。他们这个想法虽然是好的,但是如果离开了政府部门和有关单位的支持,这个事情也不好做。毕竟关公研究会的实力,现在还达不到这个程度。我们虽然有一定的实力,但手头上的其它工作也是比较紧。比如说现在解州关帝庙和常平家庙正在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所以我们准备跟关公研究会把这个事情沟通、商量一下,具体的如何做?才能把这件事情运作成功。“关公文化全国行”是一件大事。

  [关志杰]:对,它对推动关公文化将起到非常有力的促进作用,但它需要许多单位来配合,并不是一家可以做到的。最后,对于关公文化,我发现您有独到的观点,能作一个归纳吗?

  [卫龙]:关公文化,我们用历史的角度,用辩证的角度去看,你就不难发现,不管是执政者和还是民众,对关公文化都是非常认可的。因为历史上历朝历代,从来没有反对和批判过关公文化,因为所有的执政者都需要他的臣民对他的忠,而作为民众来讲,所有的民众都希望执政者对他们讲信义、讲情义。这个忠和义来自于哪里?来自于儒家的文化,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忠、义、仁、勇、礼、智、信。关公文化植根于儒家、升华于佛家、鼎盛于道家、普及于大家,关公文化最大的特点就是他的朴实性和普适性特别强。我们把这“忠义仁勇礼智信”这七个字,浓缩成四个字:“忠义仁勇”。再浓缩一下两个字:“忠义”。所以说你看关帝庙大门两边的牌匾,一边是精忠贯日,一边是大义参天。一个是执政者需要的,一个是老百姓需要的。所以他上能得到执政者的推广和普及,下能得到老百姓的尊崇和信仰。但是我们中国有一句话:“自古忠孝难两全”。其实,“自古忠义也是难两全”,因为如果你百分之百的尽到忠,你势必会伤到义。如果你百分之百的尽到义,那你势必要伤害忠。因为忠原则上,是下对上而言的,而义是上对下而言的,他们两个虽然不是矛盾的,但是他们两个也不是说能够浑然一体的。而在关老爷身上,把这个忠和义有机的、完美的结合到了一起,这是我们整个历史上看去,做为关公非常非常独特的亮点,其它的不存在。这也是关公文化历经千年而不衰,而且现在是越来越受到推崇,这是很大的很主要的因素。关公文化从我们目前的社会来讲,它的现实意义也是非常厉害的。比如说这个忠,做为共产党来讲,做为国家来讲,也是需要我们的干部、民众忠于党、忠于国家、忠于民族。所以说从忠的角度来讲,任何一个执政者都特别需要。你看这一点在全世界涉及到关公信仰和关公崇拜的国家和地区里面,表现最为突出的,其实是日本。日本的天皇就是利用这个“忠”字在日本推广普及关公,他就要求日本的所有臣民,都要向关公效忠刘备一样来效忠我天皇。这一点在日本体现的非常明确。我们在世界上这么多国家和地区,信仰和崇拜关公文化、关公信仰。各有各的动机,象在泰国,他就是在公平和诚信的这个角度来推广和普及关公文化。泰国的所有法官在开庭审理案件前,必须先握拳向关老爷宣个誓。每一个国家有每一个国家的特点。在韩国,他是从儒家的特点来做,他是从忠、义、仁、勇、礼、智、信来说。那么结合我们现在的社会,当今我们中国的社会,可以说大家都在呼吁信用缺失、道德滑坡,这些问题,怎么样去解决?虽然说我们可以建立健全法制,但是法制是一个刚性的手段,而道德的力量我们不容忽视。一个社会既要有刚性的行为规范,同时也必须有思想方面的道德的规范。在西方,他们那些法律比较多的国家,把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规定的是非常详细的。其实我们中国的祖先都是非常聪明的,他是用思想来统治你。在国外尤其是欧洲,他是用法律来统治你的。从这一点来讲,我们在中国目前传承和弘扬关公文化,对我们党的执政建设、执政地位的巩固、对我们整个国家民族的团结都是非常重要的意义。因为弘扬关公文化可以提升人群素质,可以净化我们的社会风气,可以促进民族团结、可以促进祖国的和平统一大业,可以促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所以说在当今社会传承和弘扬关公文化有着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关志杰]:好,讲的好!感谢您接受关公网的访谈,谢谢!

      (摄影/编辑:关志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