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关公文化 > 关公故事
关公显灵 鬼子丧胆 (二则)
2018/1/26 15:23:13   次浏览

黄迎春

 

 

问卦毙命

1938 年,日本鬼子攻进太原。随即,日本司令官山田带领大批鬼子人马,沿同蒲线一路南下,企图突破黄河防线,占领我大后方———西北重地。

不久,鬼子队伍抵达运城。在行进路过关帝庙时,日本司令官山田但见关帝庙规模宏伟,殿宇巍峨,就想进庙朝拜一下关公。于是,传令人马就地驻扎。随之,这位司令官带领两个侍卫及翻译官进得庙来。在高大雄伟的崇宁殿里,山田抬头一看,只见红脸关公威风凛凛,端坐在神龛之上,禁不住肃然起敬,赶忙烧香磕头,还双手合拢,紧闭双目,很是虔诚的模样。当他磕了头、作完揖,起身时又看见油光铮亮的供桌上摆着一个抽签问卦的红漆木筒。随即,山田想到,我何不抽上一签,问一问若要打过黄河,还有没有什么困难,也好提前做个准备……带着几分毕恭毕敬的样子,山田上前抽出了一根竹签,并顺手递给随行的翻译官,吩咐道:“你的念念!”

翻译官接过竹签,眨了眨眼一看,立刻皱起了眉头,吞吞吐吐地说:“司……令……这一卦可不好呀!……”

“什么?你的快快念来。”

“过河不难,过了死完。”

“啊!”山田一听当下就恼羞成怒起来,骂道:“巴格……什么统统死完……”骂完,从腰里抽出一把铮亮的大洋刀,举过头顶,冲着关公的塑像就砍。可未等他砍下,只听空中“嘣”地一声,就见山田手里那把东洋刀,从中间断成了两截。而上边的那一截,明晃晃地从他脸前一闪落在了他的脚下。

翻译官见状,立马吓得浑身发抖,结结巴巴连话都快说不成了:“司……令……司令,快……快跑,关老爷显灵了啊!”

见翻译官大喊,山田司令官战战兢兢将手里的那半截破洋刀扔在地上,丢魂落魄扭头就朝外跑,生怕关老爷揪住他似的。哪知,崇宁殿的门槛儿高,只听“扑通”一声,山田拌了个狗吃屎,由门里摔到了门外,碰得头破血流,不省人事。随从唤来军医急急抢救,无济于事,早断了气儿。

还没到黄河边,司令官便一命呜呼。鬼子兵们又得知关老爷显圣说“过河不难,过了死完”,继而完全丧失了士气,谁也没心思再去卖命了。

后来的事实是,日本鬼子侵华八年,最终都没能打过黄河去。直至今天“,鬼子问卦,关公显圣”的传说,依旧让晋南一带百姓津津乐道。

 

鬼子丧胆

在黑龙江省牡丹江一带,流传着一个虎林关帝庙吓跑日本鬼子的故事。虎林人没有不知道虎头这地方的,就连外地人来到虎林,也是必然要到虎头看看的。这里背靠猛虎山,面临乌苏里江,是个风光秀丽的好地方。别的不论,就说山上的关帝庙吧,远看如虎卧青山,近瞅似苍鹰择水。若是好奇推门进庙,就更让你叫绝了,庙宇内玉龙盘柱,画栋雕梁,处处都有讲究。更让人咋舌的,是大殿里的神像,一个个金铠金甲,活灵活现,简直就和真人似的。

人都说,虎林的关帝庙占了好地气,庙里的关老爷很是灵验。听前辈人讲,日本侵华时,发生过“关公显圣”的故事。那是日本鬼子攻进东北,占领虎头时的事了。那时候,日本鬼子视虎头为军事要塞,不仅重兵驻守,还到处挖工事。虎头地面上到处都是日本兵,强盗似的烧杀抢掠,老百姓苦不堪言。

日本鬼子的惨无人道,让虎头人义愤填膺,很多人都参加了秘密抗联组织。一天,专管虎头地面行政的一个日本长官和驻守虎头部队的一个日本军官,来到乌苏里江边察看地形。这个日本行政长官,身穿日本和服,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手里拿着文明棍,小头细脖的,活像一个黑老鸹。那个驻军军官一身戎装,鼻下一撮仁丹胡子,腰里佩着一把东洋刀,缩头短脖的,简直一个荷苞猪。这俩家伙在江边绕了大半天,又沿着关帝庙旁八十四级石磴攀到山顶上,摊开图纸,一会儿指指点点,一会儿比比划划,好像又在谋划着什么军事行动。老百姓们远远地看见他们,知道没好事,都恨得咬牙切齿。

黑老鸹和荷苞猪下山时,在关帝庙周围又细心察看了一番,还进到庙里呆了好长一会儿。出庙门仍一边嘀咕,一边狞笑。

当天晚上,镇里就传开消息,一说日本鬼子想在关帝庙一带挖地道,从江底通过去,将来好去苏联;一说日本鬼子想拆掉关帝庙,重建一座天照大神神社,好从意识上禁锢中国人。日本鬼子到底想干什么,一时还猜不准。不过,有一条大伙心里都明白:日本鬼子不管在这里搞什么明堂,反正都没咱中国人的好。虎头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可当下谁也没有正经的法子对付日本鬼子。一个上了岁数的老人叹着气说:“唉!这是劫数啊!关老爷真要是显灵了,小鬼子就不敢作孽了!”话是这样说,可有谁见过关老爷显灵呀?

第二天一大早,日本鬼子真的带着木桩刺滚,来到江边圈地放界了。那天正巧下雪,四处白花花一片,十步以外就模糊了视线。关帝庙罩在雪雾中,缥缥缈缈就像琼楼玉阁。黑老鸹和荷苞猪带着队伍来到江边山下,找见那条通往山上的八十四磴石阶开始上山。忽然,一阵大风吹过,关帝庙“哗啦”一声开了大门。接着,从庙里传出一阵闷雷似的响动,震得庙里的门窗“叭叭”作响,似有千军万马疾驰而来。

突发情况让日本鬼子张惶四顾,停住了脚步。这时,透过茫茫大雪,关帝庙顶端山头上好像站着几个人,影影绰绰,缥缈在沼沼雪气里,就像空中的神仙一样。黑老鸹和荷苞猪仰头往上一看就愣住了,半空中的三位神灵威风凛凛。中间为首的枣红脸,丹凤眼,身着金铠金甲,跨着赤兔马,手提青龙偃月大刀,两旁站着的两员大将,一个豹头环眼,胡须倒竖,一个飒爽英俊,年轻威武。三位神灵居高临下,满脸怒气,凛然难犯。那情景简直就和庙里大殿内的关公、周仓、关平塑像一模一样!日本鬼子惊呆了,心想这不是庙里的大神塑像吗!难道真的显圣了不成?

黑老鸹乍着胆问:“山上的,什么的干活?”三位神灵并不言声,只是摆出将要迎敌的架势。

荷苞猪依仗人多势众,大声喊道:“不回话的,死了死了的!”三位神灵还是不言声,脸色更加阴沉起来。

日本鬼子观见情况不妙,纷纷躲藏到山石后边,架起机枪趴在那里不敢抬头。黑老鸹和荷苞猪从腰里掏出手枪,朝着神灵就要搂火放枪。可是,明明枪里都压着子弹,却怎么也放不响。山石后边的日本鬼子见长官举枪射击,也都扳动了机枪,也是一枪都放不响了!

刹那间,只见红脸大神一挥手,三位神灵顿时就像泰山压顶一样,直向日本鬼子头顶压过来,吓得日本鬼子魂不附体,四散逃窜,各自逃命去了。

一会儿功夫,雪停了,雾散了,逃到江边的黑老鸹和荷苞猪依然惊魂未定,索性召集鬼子们,仓皇逃回驻地去了。

自那以后,日本鬼子再也不敢打关帝庙的主意了。

上一篇:关公在台湾的灵异传说(四则)

下一篇:没有了